拥抱变化——过去的一年(上)

2019 对我个人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一年,也是充满变化的一年。去年这个时候还是项目解散,被分派到新的项目中,人处于比较懵逼的状态;今年现在拿到了东工大的入学 offer。最近重新搞了下自己的博客,也正好有时间回顾下这一年的变化,并附上自己的一些感受。

这篇回顾按时间分为三大部分,上篇说说前项目组解散后的种种风波,中篇讲讲新项目的不如意,下篇聊聊在家的日子。

上篇和中篇部分我尽量避免提及公司内部细节和相关人士,对于项目不使用具体的名称。

突然解散

首先大概介绍下所在的工作室情况。当时我在网易游戏的盘古工作室,最主要的作品是端游的《天谕》。工作室应公司游戏发展策略从端游转向手游的变化,在 17 年左右内部建立了移动分部,并创建了多个手游项目。由于之前做毕设的时候就在盘古做移动手游相关的项目,我在 17 年毕业后加入了其中的一个项目组。

按照计划,我们的项目打算在 18 年底进行完整的公开测试,而在此之前已经进行了两次的删档技术测试。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,在临近 10 月底的一个版本日,本该进行代码提交合并、bug 修复、测试的日子,组长宣布项目被取消了。

不是项目评估不通过需要大改,也不是空降新制作人调整项目方向,而是你之前写的代码全部作废。前一秒测试还在催你修复他新发现的 bug,下一秒就没活干了。当时我一时半会还没有从这种变化中缓过神来,却得知可能连职位也不保了。

这个时期正好是网易形势比较差的时候,盘古工作室本身业绩不太行,只有一款端游苦苦支撑。工作室会有所变化我多多少少能够感受到,但是变化这么剧烈是没有预料到的。

未来迷茫

后来得知了当天上午公司管理层开会,对于公司结构进行了调整。盘古游戏部迎来了重大的重组,从公司的一级分部剥离,合并到雷火游戏部。旗下的天谕端游保留,手游仅留存两项,剩下全部解散。

项目组解散后大家都非常关心自己的去向问题,询问 HR 后得知盘古会进行人员重组,被取消项目组的人会有 2 个星期的时间进行去向的处理。对于技术人员,基本上是如下几种去向选择:

  1. 仍然留在盘古,转到剩下的项目组;
  2. 前去雷火,需要和对应项目组联系确认;
  3. 公司内部转岗,不限游戏,需要和对应团队联系并进行业务能力的测试;
  4. 拒绝调岗。

这段时间 HR 及制作人会和各个项目组里的每个人进行交谈和确认。其实那段时间还是蛮有意思的,之前还是 996 忙碌的气氛,变成了 965 正常上下班,来了工位没啥可做的奇怪体验。有人会选择把年假休完,有人做好决定并移出工位,所以整个办公室会显得空荡荡的。

我在和组长及 HR 交谈后决定仍然留在盘古,和组长一同前去与我们之前服务器架构相似的手游项目组。在经历了动荡的两周后,搬到了新的工位,开始了新的工作。

在这里我不得不多提一提跟我在前项目组一起工作同事的经历。在这种变动中,他们的经历能给我提供不少避坑的参考。

选择拒绝调岗的同事们

跟我一起工作两年的同事各个感觉都是大腿,我从他们那里学了不少。当然面对这种变化他们也各自有自己的想法。有不想继续做游戏的,有想趁这个机会休息休息的,也有第二天就联系好下家打算过去面试的。这里大概讲述下他们的经历和相关的经验。

首先得感叹猎头们对这种事件的感知和行动真的是快,上午收到项目组解散的通知,下午就有猎头打电话找上来了。这种情况先不用急着和猎头谈,搞清楚当时的情况,对于公司及工作室的变动有清楚了解后,再进行评估和决定。毕竟换工作也不是小事,需要有所准备和计划。

其次是和 HR 打交道。这里记住一个原则,HR 在面对处理裁员问题时,他的角度是从公司利益出发的。HR 就算是平时和你碰头,亲切打招呼的人,可能这时候也不会为你考虑。联系华为的 251 事件,如果有必要,可能需要用上法律手段,甚至非常规办法来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我之前在微博上发现一条由某位律师所写的裁员部分套路总结,虽然大公司可能一般不会有这种卑劣的操作,但是还是要多多提防。如果有需要,多多咨询律师。

同事的经历就很简单了,不管 HR 如何催促决定去向或者暗示自己出去找新工作,都选择不接受变动,坚持被裁及 N+1 补偿。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离职时一定是被裁员的才能拿到补偿。任何形式的主动离职都不会有任何的补偿。还有如果需要找下家进行面试,可以选在休年假的时间去。年假在离职前需要修完,选择这个时间,而不是选择在和 HR 协商周旋的日子里去。这么做也是为了避嫌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

和我一同租房的一个同事 A 打算离职后休息一段时间,所以他能和 HR 多耗着,只说接受离职补偿,其他例如给出转岗建议,相关项目组的面试之类的,基本都拒绝掉了。最终如愿以偿,一个月后带着补偿被辞退了。

在本地有房贷压力的同事 B,先选择公司内转岗,后来由于对转岗后的工作内容有些意见,所以最后也选择了离职补偿。还有转到雷火的同事 C,在两个月后也选择了辞职。

和我一同去了新项目组的测试同事 D,后来也选了一个周末偷偷溜到上海去拼多多面试,然后过了一个月跳槽了。据说后来因为他的离职,测试组的工资都涨了一些 XD。

策划们才是真的惨

上面基本是技术人员的去留,美术人员也大概相似,真正苦逼的是被解散的策划们。由于公司大部分项目组策划处于饱和状态,没有多少人转组成功。同时又由于游戏策划身份的局限性,没办法转到其他非游戏岗位,大部分人只能选择拿补偿。

更惨的是,如果你还处在试用期,就算加上你之前有实习再长时间,只要不是正式员工,公司辞退你不需要进行任何补偿。

我们项目组就有一个刚毕业进组 4 个月的策划 A,我和他交流后能感受到那种绝望。4 个月即辞退,没有离职补偿,没了校招身份,社招又有极高的门槛,确实难受。

也有运气不错换岗成功的。组内策划 B 就不局限在杭州网易,和在多个不同地点的多个项目组进行接触。最终和广州的网易在线游戏部的某个项目组谈妥并通过了测试,一个月后就搬过去了。

同时,由于盘古多个项目撤销,也不需要那么多校招人员了。已经发出的第二年的校招 offer 有的会被撕毁,公司对其进行经济赔偿。因此就算校招对于公司前景和项目组的情况也是需要打探清楚,进行评估的。

结语

上篇部分虽然时间跨度不长,基本在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。但是变动后自己和同事的各种经历确实能够留下许多宝贵的经验,所以写的相对详细。

再次非常感谢各位曾经和我共同工作的同事们,他们都确实每个人都很优秀。和他们共事过,是我的荣幸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